• 起因是在访谈节目上,苏永康说:希望老友可以放松些去享受工作。不要再那么冲,那么拼。学会relax和enjoy。
    张卫健笑而不语。
    第一次看张的小鱼儿,才对上了大家所说的小仙女。那份爱情是令人动容,动容之处不见得是小仙女多脱俗多可爱,是,是可爱是招人喜欢,但她如此惹人疼,都是因为对手是张卫健,是张的反应、张的呵护、张的疼爱让小仙女这一角色变得珍贵起来。
    他盗解药,她点他穴,一路把他拖回慕容府,任意欺负,豪不眨眼地把动弹不得的他拖上台阶,她觉得好玩。拖回府中,父亲要重罚,她求情,父亲转而要罚她,动弹不得的他忽然弹起,护在她身前。她惊讶:我不是点你穴了吗?他说:哎,只是我假装让你点中了而已!
    他们私奔,投宿客栈,他睡在大厅桌子上,她在二楼客房。东厂一队杀手杀到,他熟睡,还以为杀手即将得手,转过头来,却被他擒获,还要求受伤的杀手不能出声。他说:不要吵醒我女朋友。反复三次。
    是张的爱意,让小仙女的骄纵变得可爱。
    小仙女死在他怀里的时候,他张嘴做出嚎哭的表情,却没有声音。这是痛苦至极的泣。哭不出声,痛到极点,哭泣也无法排解,哭不出声。
    这部戏里,所有对手遇上张卫健,都被他映衬得日月无光。
    他实在太好戏。
    而其他人,无意冒犯,不过是努力完成工作而已。
    差别还是很明显。一个人付出努力的多少,原来这样明显。
    看他的好友评价,吴辰君说,他每天平均睡眠3个小时,像个超人!当时在拍摄现场,他常常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特专注地看剧本,7个女孩(包括他女朋友张茜)就坐在不远处叽叽喳喳,聊减肥吃零食,他眼皮子都不抬一下。
    是要这样专注,才能塑造出一个令人信服、全心依赖的角色。
    是要投入生命,而不仅是时间,才能演出有生命的角色。
    他爬上巅峰,不可能是一边说我演技好,一边放松享受得来的。
    演技好是要燃烧和投入的,不可能是说我一边放松,一边享受纯天然的演技。
    没有什么是与生俱来的。
    忽然之间,我就听懂了天道酬勤这句话。

  • 喜欢一个人到落泪,才忽觉心酸。
    虽然可能只是几天的热度,但我想记得。

  • 昨晚做了一个梦。是,几乎每天都做梦。是,在梦里一般我都比现实安心而勇敢。
    昨晚的梦诚然也延续了白日的焦虑,但与焦虑相伴的是另一份安心。在梦里,入口又被打开了。梦见我们F家齐聚一堂,那阵仗可与百岁宴媲美了。梦中再次见到爷爷,仿佛离开过。我被告知虽然我们这一支没有男孙,但毕竟只是家族里很小的一支,可从不同桌席里看到F家之岁月纷繁,压根不必担心子孙是否繁荣,一目了然。
    在经过一天的高压后,这个梦悄然回到我脑海里,仿佛是真的一样,仿佛背后有一整个家族撑腰,而我宁静、婷婷。

  • 梦见在一个小岛醒来,身边是HL和他的母亲,他的同学HQ在小桌子上擀面。窗外是蓝色海洋白色小塔尖,不是台湾就是希腊,当然前者的可能更大些。

    心开始痛。朦胧中还能回二中上学,穿过学校大门,操场上有学生跳绳嬉笑聊天,前方是再熟悉不过的升旗台,可转念一想这些已全部坍塌,如今它只剩一栋烂尾楼面对着大街,人们走过视而不见,像是早已烂熟于心的心照不宣。

    再梦见崔宝,她和老孙聊得快乐贴心,忽然间就被天地间的所有孤独包围,瞬间决定考研,只为了能有同学来找。

    梦里那份心痛说不出来是什么,大概是沧海桑田我还留在原地,而身边风景早已换了几转我还懵然不知,还妄想抓住一点点不变的东西,最终只是徒劳。

    真的是,痛彻心扉。醒来久久不散,也许一天都要活在那份孤独的震荡里。

  • 非常了得有一个嘉宾是中国低空翼装飞行第一人,叫徐凯。

    高空翼装飞行据说是只要买得起那身4万块的专业衣服,每个人都能飞的运动。孟非说你们看过视频没有,在张家界,他们飞得特别快。

    徐凯说03年自己退休之后,就想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。尝试过滑翔机、三角翼、小飞机等,觉得那些都不是自己在飞,而是有个东西带你飞。直到他接触了翼装飞行,这是真正的人在飞。

    说起在天门山遇难的维克多。

    徐凯说,那时候他也在。说维克多其实是有时间打开降落伞的,但他没有打开,是想尝试在悬崖那里转一个弯再回来,但他没能做到。

    全场一片惋惜声。

    徐凯说,维克多直到最后一秒还在飞,他是快乐的。说完他低头,是对自己这句话的肯定和确信,也是对这位飞行者的惋惜,是难过。

    人生在世,有志同道合者多好。不一定要是亲人情人友人,而是因志趣爱好而聚集在一起的人,平日也许连点头之交都不是,但是这种以生命交托的运动上,在生命的尽头,在不能挽回的选择上,可能只有同盟者会真正理解你,理解你的无憾。

    柳岩很难过,说你考过你家人的感受吗。世人都说要死得其所,我不怕呸的问一句,如果你在飞行中遇难,是不是也觉得这一世是圆满的。

    徐凯说,一般来说做高空翼装飞行是绝对安全的,低空飞行是1000米以下,现在他的家人还不知道他是在飞低空。

    柳岩说,那现在不是都知道了嘛。

    他说,所以刚才我说不怕老婆的人才能来玩这个。所有做低空翼装飞行的人对它的危险性都是有心理准备的。

    一时间,大家都沉浸在一种似乎能理解这种乐趣但却无法认同的情绪里。

    然后孟非说,每个人的快乐峰值不一样,比如我喜欢吃,但是再好吃的东西,它的快乐峰值也就那么一点。可是他在飞,那么高,那种快乐……要付出的代价,他们的心理准备和我们是不一样的。

    柳岩说,他不是凡人,我是凡人。我可能无法理解,但我祝你一生平安。

    我哭,一是为维克多有这样同好者的认同,他的死就不会是荒谬的,被人认为是自找或活该的,有人懂得自己的追求和快乐,也是死得其所。二是为孟非所阐述的尊重,扭转了大家当下的情绪,翼装飞行也就不单是一种匪夷所思的运动,而是有人怀揣着飞行的梦,愿意以生命为代价去尝试,这份自问一下不是人人都能怀揣的志向,不是人人都能提起的勇气,不是人人都能飞到的高度,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无法替代的快乐,是绝对应该被尊重的。

    在网上搜索翼装飞行,那种极限的飞行速度,需要的转弯技巧,与山崖几乎面对面地擦身而过,人为飞行所付出的代价从来是不计后果的,那是原生的渴望。翼装飞行的百科里就有徐凯的资料,他所接受的专业训练令人咋舌,他在节目里所表现出来的谈吐一直很平稳、冷静,对飞行有热爱但绝对是冷静地表达。换言之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莽撞的飞行者,或许这样讲,每一个敢于在天空飞行的人,极大可能比我们每一个走在大地上得人都更沉着、更冷静、更聪明、更仔细。子非鱼焉知鱼之乐,我们在井底观天,就不要去妄论老鹰飞翔是如何可笑、去替老鹰担心摔下来怎么办的问题了吧。

  • 梦快醒的时候,我正在刷牙,牙膏前所未有的甜美,像哈密瓜的味道。在梦里我也使劲儿想着晚餐就吃哈密瓜得了,不要再胖了。这时候,就有人跟我说:能发现____________________,能认出夏天绝大部分的精灵,并且及时赶到出生,就好了。
    第一句一开始还是记得的,瞬间就渐渐淡忘、远去,当自己心里也开始觉得“算了,也不是多重要的话”时,感觉到肩膀上的精灵飞走了。

  • 曾宝仪还是喜欢。尽管她已经越来越像宝妈,法令纹的走向、嘴巴开合的角度、过份卖力的表情,但她还是有办法令人喜欢她。是率直、是反应快、是真诚,也是讲话的内容。
    当年我喜欢她,因为她那张专辑,也因为她说“小孩子就是在夹缝中成长”这几个字。
    如今再见她,早已不是那个抢爱风暴中的少女,也不是更早之前鹅蛋清的脸庞,那个未知未来在何方的女生,如今走到人生四十,微笑着说“我感觉,好极了!”“我开始明白一些事情了。”脸色开朗,更多是读懂了上天旨意的坦然。不再是嘴里只有爷爷奶奶的女生,已经开始和父亲相处且相处极好。羡慕父亲的自在,学习做、自、己,但是不时的,一个不小心的,一点点裂痕会打开,她说今年七月第一次和父亲出外旅行,第一晚在游轮上,父亲忘记喊她吃饭。她在房间等了又等,最后打电话给他,他说,我忘了。
    她说:你!忘!了?!
    是会有父亲,会忘记女儿的存在;是会有父亲,会不记得女儿如今在读几年级;是会有父亲,不知道女儿需要照顾和引领。
    她再讲起这件事,多数是当一个段子。然而我感受到,她大方的看开和感恩命运的安排底处,是用大人的眼光去接受了这一切。就像接受了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,接受生命的安排,接受父母的离异,接受个体的独立。
    “我还是相信明天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。”笃定、坚决的笃定。
    她说很感谢命运的安排,如果她不是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长大,也不可能有如此平稳的个性。
    平稳的个性,平稳的个性,我叹息着,思索着,为自己。
    那些挣扎都过去了,夹缝也在岁月流逝中渐渐愈合。
    可是曾经,她为了和父亲沟通,从高中到大二,每周一封信,从台湾寄到香港,只为了让父亲知道她在做什么。他从来没回过,她不在乎,她知道他在看,他会看。“沟通就是这样,总要有人走出第一步,我写的也真的都是流水账,我知道他会看。”
    那个倔强的、一定要传达什么的少女。
    到最后,只剩岁月赐予的平和,和纯粹的快乐、满足。
    因为人生走下去,都会明白生死大关不可避免,而掺杂其中的恩怨瓜葛其实无谓计较么,是死亡让我们变得豁达,是终点让我们不再强求什么吗。是因为下坡路的不可避免,终于也学会宽容了么。懂得体恤与怜悯,懂得尊重与退让,因为明白多强烈的爱与恨最终都是随风而逝的么。

  • 八月关键字:
    《全开女孩》、《云图》、梁柏坚、赵耀民、晓、林。

    十月关键字:
    Mulligan、《泪流不止》、年华似水、骆聪、朱小北。

     

    都是些在黑夜里激动得不能入眠的名字。
    “累的时候,再坚持一下。”

     

    避免进入狭隘的男女关系。不要狭隘的束缚的关系。

  • 朱小北会是注定被我铭记的名字。
    她怒砸小卖部的戏份里有强烈的痛感,众多人物里只有她的青春被拦腰斩断,那么骄傲地拦腰斩断。所以只有她的青春担当得起不朽二字,那个瞬间确实被凝固了,从此尘封,人生转向,头也不回。
    不是人物死了青春才不朽,心死了,青春瞬间断裂,那才是不朽。
    因为,那才是真正的死亡。

  • F2,我看到了,哭了。
    虽不中亦不远矣。


    PS,为了怕你删除,我已保存了一份。像keep信一样。
    PPS:换行感觉还好吗?